字幕网中文app安卓

  正文第776章,感动凌冽轻笑:“她跟我们从云南回来的时候是包机,不需要个人证件。如今她的个人证件是办下来了,但是没有签证,没有护照,她就算出了月牙湾,就算出了宫门,她也出不了国啊!”所以,倾羽还在月牙湾里!慕天星懊恼地闭了闭眼,往床边一坐:“真是吓死我了,这丫头想干嘛啊!”倾慕想了想,道:“她应该躲在三楼,因为我们三楼不常去的。而她会这样,应该跟我之前说给她听的故事有关。”“什么故事?”凌冽夫妇异口同声地问。倾慕平静地说着:“之前我为了锻炼她的逆向思维能力,跟她说:有个13岁女孩忽然留信给父亲离家出走,还说自己爱上一个贩毒的、失业的老男人,并且怀孕了,吓得她父亲浑身瘫软,觉得世界末日了,但是她父亲忽然将信反过来,就看见女儿另外的字写着:爸爸,我是骗你的,我只是考试不及格而已,我怕你打我,所以想让你知道,这世上跟考试不及格比,还有比这个更糟糕的,所以,如果你能接受我的成绩,就去邻居家接我回来,我下次会认真考试的。”凌冽若有所思地点点头。他从又伸手,要过那张纸看了又看,微微思索:“倾羽目的就是要告诉我们,她光明长大地跟纪雪豪做朋友,希望我们不要干涉她,因为,她在我们眼皮子底下跟纪雪豪交往,总好过她离家出走不要父母。”倾慕笑了:“她就是这个意思!”慕天星轻叹了一声,对着倾慕道:“贝拉是猜到了,还是跟我一样急死了?你还不去带她把倾羽找出来?”凌冽也闭了闭眼,觉得头疼。但是有些问题又不得不去面对:“你们带倾羽过来,我跟她谈谈。”“是。”倾慕这才出去。他回到房间的时候,贝拉捏着小拳头,快急疯了!倾慕却是笑,然后道:“让我抱一下,我带你去找倾羽,我已经知道她在哪里了。”“你这次最好不要骗我!”“不会!”倾慕说完,对着心爱的女孩张开了双臂,对她微笑,他就等着,等着她主动投怀送抱。贝拉走过去,一点点靠近他怀中,抱住了他。少年狡黠的黑眼珠莹亮一片,收紧了双臂将她拥住:“傻丫头!我跟你说吧!”于是,他将事情的原因给她分析了一遍,又道:“所以我不是不担心,而是我知道,她根本没有这个本事飞出月牙湾。贝拉松了口气,却是负气地抬头瞪着他:“你干嘛不早说!”明明一早就知道,还要她着急,还骗她的吻,还骗她抱抱!他明明一早就知道!璀璨的眼,精致的脸,狠狠地瞪着倾慕,贝拉觉得这个少年简直混蛋的令她发指:“亲不亲、抱不抱就算了!我不追究不计较了!但是你早点告诉我,至少我不用这么担心啊!”倾慕无辜地耸耸肩,对她坦言:“你那么心疼倾羽,如果我早点告诉你,你肯定已经冲到三楼把倾羽找下来了!”“就是要找到她啊!”她火大了。他依旧笑的云淡风轻,仿佛根本没有将她对自己发脾气的事情放在心上:“但是你不能那么快找到啊!”贝拉无语:“为什么!”倾慕:“因为她这样做目的就是为了引起长辈的重视,让长辈们理解她想要跟纪雪豪在一起的决心!如果你上去把她拽下来,她的心血就白费了!她跑了,又被你找到了,前后中间不需要长辈们担心什么,长辈们甚至都可以不用参与!那么,她不是白白在三楼窝了这么久吗?”贝拉:“、、”这一瞬间的贝拉,忽然再也吼不出来了。她所有的火冒三丈,都幻灭在眼前少年对于妹妹的疼爱之情里。因为心疼倾羽小小年纪就为了幸福如此构思巧妙,所以他要帮着妹妹尽力去争取,一定要禀告了父母,父母知道后,事情有了进展,才能将妹妹带下来。贝拉的鼻子有些酸,神色微微动容:“你,不反对她跟纪雪豪在一起?”倾慕听着她的柔软的声音,心知她是明白过来了,宽容又宠溺地对着她笑:“这世上,最好的伴侣,就是心爱的人。不管他品鉴或富贵,疾病或健康,这些都不是真心喜欢一个人的附加条件。而倾羽,她能这样,表示她真的喜欢纪雪豪。我不支持她,但是,我会尊重她的选择,站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里,给她帮助。”贝拉听着听着,想哭。她忽而嘟着嘴,对他撒娇起来:“嗷嗷,我也想要有这么暖心的哥哥!”倾慕:“、、”她又撒娇:“三殿下做我哥哥好不好?”倾慕面色一沉,想起重逢时在云南的画面,他真是抓狂的很:“我可以给你做情人、恋人、爱人、陪伴你一生的人,至于哥哥,抱歉,本殿下不玩禁忌恋!”说着,他又在她唇上亲了一口,在她反应过来之前,拉着她的手一起上了三楼。倾慕知道三楼有个人地方有冷气通风,比较凉快,直接牵着贝拉走了过去。结果,一找一个准!倾羽坐在椅子上,手里还拿了一瓶汽水,喝了一半。看着他们上来,她急的不得了:“你们这么早来干嘛啊!月牙湾还没闹起来呢,还没全体总动员来找我呢!父皇母后都在睡呢!”倾慕无奈地摇头苦笑。贝拉也真是服了她了,抬手在她脑袋上轻轻拍了一下:“三殿下去找过陛下了,陛下让我们把你带过去!”倾羽闻言,又想了想:“那,我的信,他们看了吗?”贝拉看着倾慕,倾慕点点头:“看了。我觉得父皇似乎挺有感触的,你还是下去吧,有什么话大家坐下好好说,都是一家人,有什么不能说的?”要是整个月牙湾都开始出动找她的话,那就真是闹大了。多少忠心耿耿的战士要背黑锅,那时候,逮着她,凌冽夫妇想要包庇都不行,一定会罚她的。倾羽松了口气,虽然心里还是很紧张,但是她想了大半夜,也就想到这个方法而已:“好,我去见父皇!”缠情私宠:尤物小妻潜上瘾